【民族团结一家亲】浓浓真情暖人心 ——记新疆农业大学机关干部兰英的结亲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05 来源:“访惠聚”工作队 作者:宋宏伟 浏览次数:14

       结亲4年有余,每每踏上前往阿克苏的火车,我都非常期待,想快点儿见到我的亲戚亚森·萨吾提一家人


  兰英和亚森·萨吾提大哥一起用餐


“家里”振奋人心的大事

  9月6日是新疆农业大学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2017年的这一天却如此灿烂。我接到亲戚亚森·萨吾提打来的电话,赶紧找个翻译接听,“妹妹呀,你小侄女考上了新疆交通职业技术学校,我带着她刚到乌鲁木齐,你有时间的话我们见见面。我高兴激动的同时“火冒三丈”,丢下一句“在车站等着我”,就匆匆请假开车去火车站接他们。

  可想而知,见面之后,自然是将这个“哥哥”一顿数落,简直不把我当回事儿!我带着父女俩去学校办好入学手续和住宿后,我将他们接到家中,我们一家人专门为小侄女摆宴庆祝。说心里话,2016年古扎努尔的普通话差得简直不能提,每次去探亲给她辅导功课成了我的主要任务,真担心她考不上大学。现在,真是为她高兴,毕竟在库木艾日克村也就这两年才有了大学生,对于一个几代都是农民的家庭能培养出一个大学生着实不易。

  2018年的9月,又一次来火车站接古扎努尔上学,看着小侄女扛着一个麻袋吃力地走出车站,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眸。我知道,小侄女给我带来了今年新下的青皮核桃,足足有二三十公斤,压得她身躯直不起来,你能想象出她拖着行李,还要带给我一大袋核桃从1000多公里外的阿瓦提长途跋涉、辗转有多么不易!我冲上去,接下袋子,把她搂入怀中,稚嫩的双背已经被汗水湿透,我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傻孩子,以后别再带东西了,我很心疼……”,小侄女只是嘿嘿一笑。


  去医院看望古力巴努尔


“4000元”的小事儿

  去年11月,我再次探亲时,亚森大哥的长女古力巴努尔,因为性格内向加上生活中的一些不如意,逐渐引起了精神抑郁、情绪极不稳定,我帮忙联系了乌鲁木齐的医院。正值拾棉农忙,家里十几亩地,嫂子一人是忙不过来的,我就主动承担了这个当“姑妈”的责任,带着大侄女去治病。亚森大哥办好转院手续,我就让他回去了。因为提前联系好了医院,办理住院也没有什么问题。我交完4000元的住院押金,就“炸锅”了。因为,情绪不稳的大侄女古力巴努尔正在电话里给亚森大哥“咆哮”,“怎么能让姑妈掏钱给我治病?”反复就是这句话,我当时也惊住了。其实,出发的时候,亚森大哥给我在微信上转账“2000”元,我根本没收。但当我拿给侄女看的时候,才发现那是20000不是2000,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侄女解释。

  每个周末在乌市上学的小侄女古扎努尔都会去医院陪姐姐,我和爱人也只有周末的时间一起去看看,平时都是中午过去,有时带饭,有时帮她打饭,一个多月都是这么跑过来的。医生也建议经常与她交流,多来探视,可以加速治疗,我每次去,医生都会说“只要你来了,你这侄女都会正常的‘不像话’”,我也经常给亚森大哥打电话告知治疗进展和现状。12月底,亚森大哥开着车出现在医院,古力巴努尔出院了。后备箱、后排座塞得满满的东西。一袋玉米面,家里种的蔬菜,一只羊,还有那退不回去的4000块钱。古力巴努尔住院花了16000元,剩下的4000元怎么也退不回去,再加上亚森大哥这一车东西,我无地自容。只好“包”下小侄女的生活费,把这钱花回去,才消下了我的“怒气”。


  给大哥递上烤肉串


期盼和等待

  我每次去村里,时常碰到火车晚点。即便是凌晨以后,亚森大哥都会在村委会门口等我,接我“回家”,嫂子早已做好香喷喷的盘面、抓饭等我,载歌载舞,每周都是那么短暂。总是把最干净的房间留给我住,每次去探亲的同事们都很羡慕,大家都说我有一个好亲戚,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运。古扎努尔上学这两年多里,我也经常抽时间去学校看她、带去生活费,给她买衣服、生活用品,带她出去吃饭,通过微信沟通家里的情况和家人的生活状况,尽力帮她解答专业选择和生活上的困难。

  我能做到的不多,宣讲党的政策理论、惠民政策等等,就连党的十九大报告我也是跟着又学了一遍,聊生活、话家常,即使是下地干活,也会被哥嫂“匆匆”赶回来。他们对党的政策的感恩,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对宗教极端思想的痛恨,对生活环境的改变,都是那么真实、那么激动,远不是城市可以体会到的。小侄女今年就要毕业了,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帮她联系工作,留在我的身边,帮助她、照顾她。两个陌生的家庭因为“一家亲”活动走到了一起,我们用真情实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亲情,一家人越走越近,越走越亲。

编辑:万婷、马慧  审核人:赵晓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