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支教见闻】春风十里不如“你”

发布时间:2019-10-10 来源:孔子学院院刊 作者:丁琦 浏览次数:26

  生命是一场远行,如鸿雁,待到春潮消退之时,秋风乍起之日,才懂得归来。

  屋外下起了雨,雨滴落在地上溅起片片水花,给闷热的天气带来一丝凉意。看着屋外小院,一如我初次见它,但却多了太多太多的回忆。不敢想,离开这里已经两年有余,实言心中万千,拙笔寥寥数语。

  未见,心绪如飘忽云翳

  一直以来,总觉得自己的人生缺少些历练,缺少些热血,缺少些思考。机缘巧合之下,有幸能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赴巴基斯坦教授中文,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一次极具意义的经历。未见之际,抱着期待又夹杂着些许胡思乱想的复杂情绪,在临行之前对巴基斯坦做了不少功课。

  我所工作的孔子学院坐落于巴基斯坦东北部旁遮普省的费萨拉巴德市,是由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和中国的新疆农业大学合作成立,是巴基斯坦第三所孔子学院。然而,哪怕我看了再多的资料,读了再多的介绍,我仍无法想象出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我将要度过怎样的生活。我想,也许只有走进它,融入它,我才能了解它,在此之前所有的想象也不过是想象而已。


  费萨孔院四人组出发


  出发就是一瞬间的事,我们费萨拉巴德小分队在乌鲁木齐集合,历经3个小时,告别乌鲁木齐的晨光,在当地时间八点半,我们迎来了巴基斯坦的朝阳。一出机场便是滚滚而来的热浪,随后我们一行坐乘前来迎接我们的校方派车,由伊斯兰堡前往费萨拉巴德。沿途是低笼的云朵,如泼墨晕染的蓝天,牧羊人随处可见的路边,以及那似有若无的自然的吟唱。那一刻,我才有了实感,我是真的踏上了巴基斯坦之旅,对于近在咫尺的前路,我有说不出的期待。从晨曦到烈日,4个小时后,2016年8月25日13时左右,我们到达目的地——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孔子学院。

  我知道,我的新生活开始了。

  行至,心潮如花舞蝶戏

  2016年9月1日,来到这里的第一堂课如约而至,虽然教授的是零基础的大学生,但是不得不说,他们学习中文的高涨热情还是震惊了我,一节课下来,学生们依旧意犹未尽,围着我问东问西,这让我小有成就,也因此更希望能借助自己的力量,让他们爱上中国,爱上中国的文化。一年的课程下来,教授的学生数以百计,HSK考试的通过率也值得欣喜。那种传道授业的责任感,传递文化的使命感,让我深受触动。也许我力量很小,可是我愿意坚持;也许我仍有不足,但是我努力进步;也许我能够做得很少,但是我相信滴水穿石。我想我的付出学生能够看到,也因此他们愿意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小小的惊喜,一张张贺卡,一个个他们镜头下的我,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这一年宝贵的记忆。


  校园的小路


  远行前的兴奋总会伴随着远行时的思乡,二者如影随形,但是在孔院这个大家庭,我像是置身在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一起开垦荒田,种出一片菜地;我们大小节日,自给自足,一样过出了家的暖意;我们探讨工作,碰撞观点,互相鼓励,如手足如长幼又如同亲人。一群大老爷们,不会温情地细腻表达,但求来日相见,一醉方休,江湖畅意。

  这一年,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可以分享,有太多太多的感情想要表达,也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是到了这里,我才有的经历:原来热带气候就是每天都是高温,不下雨的时候万物纹丝不动,一旦下雨一定不是小动静;无论是晚饭过后学校操场的散步,还是商场采购,亦或是走在路边,总会有人如老友般热情地同你打招呼,并用“brother”相称,当然我很喜欢这样简单又亲切的称谓,我也因此学习了不少当地简单的问候语;这里的交通工具最常见的就是摩托车,我去上课大多就是在摩托车上风中凌乱;偶尔出席活动,与在巴基斯坦的华人华侨和志愿者老师总能相谈甚欢,那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惬意,实在是语言所表达不及的……

  然而,纵使在这里的每一天都飞扬心情,也无奈不抵总要离去的归期。就让我再呆得久一点,就让时光走得再慢一点,就让我们相伴得再长一些。

  离去,心灵如流沙肆虐

  屋外的雨还在下,原本看到下雨就开心的自己,此时不免有些伤感。还记得第一眼看到这个院子外用草坪修剪出的小门,那一抹生机,着实让我欢喜。如今它还一如往昔,而我却在感叹时光如炬,灼灼而逝;初到时还没有“二货”和“蝴蝶”这两只小狗,而如今这两只却是这院里最不可或缺的一道风景;远处的菜园,绿油油的光景里全是脚踩泥土的我们翻种的影子。还没离开,我就开始想念李老师做的新疆大盘鸡,想念肖碧姐烤的超级好吃的羊肉串,想念洁婷和小雨这两个可爱的熊孩子,想念幽默风趣的安医生,想念每天准点打扫卫生、接送我上下课的巴基斯坦兄弟babor,想念上课总爱捣乱的学生,想念总能见到的外方老师,想念这里与我同吃同住的每一个你。

  昨日的时光转瞬流逝,新的一天如期而至。耳畔已听不到稀稀落落的雨声,随之而来的是夏日难有的清凉,可惜吹得散炎夏的酷热却吹不散心头的离殇。不知不觉间已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生动且明亮,畅快而鲜活,但奈何人生最道不尽的是离别,最无可奈何也无法抗拒的也是离别。对此,我们能做的就是将那一腔的情谊化为再见时的温暖,化作对下一段经历的憧憬和向往。不求前路阅尽世事,但求归来仍是少年。

  此情此景此夜,我在这里听雨声,往事幕幕,心绪良多。

  回首,此情如蓝夜静谧

  你知道么?这里的蓝天白云有老鹰作伴,原本这黑色的点缀于我而言略有些陌生,但现在看来,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景观;

  你知道么?这里的学生热情友善爱游戏,往往没有间歇的课程总表现得精力充沛,回过头看看,我们都在陪伴彼此的成长;

  你知道么?这里的天气偶尔爆发小脾气,顷刻间大雨倾盆雷电作响一点也不夸张,雨过天晴时,连泥土的清新都让人难忘。

  我们都说,巴基斯坦的热,让人难耐,沉闷而漫长,一年到头不分明的四季,热得让人发慌,但此刻这酷暑的“热”,更多了几分脉脉温情,似火却不灼热,温暖而又自然。北国的寒霜抵不过,江陵的枫叶抵不过,那十里的春风也抵不过。转眼间一年飞逝,还记得那时我收拾行囊,如鸿雁远行,追求人生的一抹“亮”;而如今我收拾行囊,如候鸟南归,探寻成长的一道“光”。感恩这一年的风雨,期待更好的自己。最后谨以下面这段话献给我爱的巴基斯坦和我的汉语梦:

  最初涓流沾染诗意,于眉睫上氤氲春雨,这一滴是梦,那一滴是你;

  眨眼间溶溶欢喜,最后游绪凝聚回忆,于唇齿间酝酿爱语,这一篇给梦,那一篇给你;

  来路的荆棘就点缀回忆,积攒的朝夕已过四季;

  你的故事,我的故事,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丁琦,毕业于天津中医药大学,中医基础理论硕士。巴基斯坦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


       稿件来源:孔子学院院刊

编辑:万婷  审核人:赵晓露